今天子惑也不想码字(°ー°〃)

久竞,RNGM,e星,YTGay,xq

【凉虔】甜 (一发完)

※写一个cp从现实向双向暗恋开始( ॑꒳ ॑ )

※小甜饼,真的有点甜,自己写的时候都觉得真的甜😂

※关注凉虔时间不长,但是真的觉得这大概是我kpl里吃过最甜的cp了(〃ω〃)所以第一篇同人就简单粗暴地叫“甜”,感觉他们互动几乎全是过年( *¯ ꒳¯*)

※OOC慎(ˊ˘ˋ*)♡

正文↓

————————————————————————————————————————

  
  ①

  
  是夜。

  
  假期结束的RNGM基地逐渐热闹了起来,惊飞了绿叶后面栖息的鸟。四处浪荡归来的队员们舟车劳顿,大多都早早睡下了。
  
  
  凉晨是例外的那一个。
  
  
  

  他双手插在兜里,摸黑晃悠着出了门。顺着记忆踢踢踏踏找到台阶的位置,拣了个还算舒服的地方坐下。基地禁烟,所以他只是摸了根棒棒糖出来,剥开糖纸塞进嘴里。
  
  
  这根糖还是今天虔诚刚回来的时候,意外从背包里发现的,原本的用途似乎是哄家里的小孩。虔诚挠了挠头发,忽然转手把棒棒糖丢给他:“那哥哥就把糖糖给你吃好啦凉胖子。”凉晨回个白眼过去,那人还笑得更欢了。
  
  
  
  凉晨不自禁叼着糖笑了出来,眼前寂静的夜景随着从记忆里抽身再次变得真实、清晰。现在还亮着灯的窗口不多,明明暗暗编起来是一片很浅的光晕。棒棒糖的柠檬味甜滋滋的,凉晨用舌尖把它抵到口腔另一边。
  
  

  
  你问他为什么坐在这,当然是因为睡不着。
  
  你问他为什么睡不着呢……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但是辗转太多次要是吵醒室友一定会被打爆狗头,所以凉晨就溜出来了。
  
  
  

  
  ②
  
  

  你问他在想谁?请你拉到最顶部看看标题最前面的两个字。或者回忆一下文章到这里还出现过谁的名字。
  
  
  
       .

  
  虔诚是所有人里最晚到的,在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他浪嗨了的时候,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手里箱子刚放下,就朝凉晨扑了过来,抬手就给他一个抱抱。凉晨下意识去揽他的腰,顺着力道把整个人都扣进怀里。
  
  
  这个拥抱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虔诚就挣脱开来,笑嘻嘻地去搂下一个人的肩膀。凉晨的目光追随着他笑,心脏在大家都看不见的地方扑通扑通跳得很快。
  
  
       .

  
  凉晨最喜欢三个动作,第一个搂虔诚的腰,第二个捏虔诚的脸。

  第三个亲虔诚的眼角。
  

  
  当然第三个暂时没有机会实施,但每当他看着虔诚低头打游戏的时候,不争气的心就蠢蠢欲动。虔诚的眼角是下垂的,刚好弯成一个凉晨最喜欢的弧度,这老是让他想到耷拉着耳朵的小兔子,无辜又可爱。
  
  

  腰抱起来也很契合啊,每当凉晨从身后抱他的时候,脑袋都可以刚刚好卡在他的肩窝处。抬眸就可以亲到他的侧颈。
  
  
  脸捏起来手感也超好。凉晨曾经捏过他单边侧脸,也试过整只手包住下巴去捏他两边的脸颊。为此还遭受过不少还击和眼刀子呢。
  
  
  

  ……

  
  你说,脑子里装着这些东西的人怎么睡得着嘛。

  凉晨被甜蜜的负重压的透不过气,喜欢都已经要溢出胸口了。
  

  他双手抱膝,再次把口中的棒棒糖换了个边,然后闭上眼睛把脑袋靠到手臂上,耳朵贴近他的手表。
  
  机械钟转动的声音和心跳一样有规律——这支表也是前些日子虔诚送给他的。每到半夜十二点,也就是新一天的零点,它都会敲出一声很轻微的咔嗒声。在多少次凉晨思绪万千辗转难眠的时候,他都会把耳朵贴近过去等这声咔嗒,就像是平日里虔诚和他最亲密的耳语。
  
  

  “哒。”

  
  ……不过这个声音会不会有点大。
  
  况且……12点早就过去了吧。
  
  

       .

  像脚步声。
  

       .
  

  ③
  
  
  
  
  凉晨睁开眼。目光顺着影子爬到那个人的眼睛里。
  
  
  虔诚弯腰看着他,眼睛里的一片昏暗的夜色,还有凉晨的样子。
  

  “大半夜不睡觉出来赏月啊你,这个b装的我给满分。”
  他挨着凉晨,一屁股坐下。
  
  
  

  凉晨不回话,他那颗不争气的心脏又扑通扑通疯狂跳动了起来,棒棒糖的糖杆被他咬得不成样子。
  
  

  遭不住啊遭不住。万千根思绪都牵着的正主忽然出现,你让我忍个鸡儿啊!
  
  凉晨在心里咆哮。但他表面只是装作自然而然地去揽虔诚的腰,实际上手指都僵硬得颤抖。
  

  虔诚感受到动作抬头看他,他也沿着目光注视回去。

        眼神想心虚地游移飘忽不定,却被虔诚的眼睛牢牢锁住了。
  

  凉晨不自觉低下头,凑过去。虔诚本来一肚子骚话被他的靠近堵了回去,他不知不觉还闭上眼眼睛,嘴唇也不自然地抿了起来。
  

  他在等待什么?
  

  虔诚自己心里也觉得惊奇,但这种情绪很快被一股萌动的欢欣和期待压下去了——多像偶像剧啊。

        那他就是在等凉晨的吻。
  
  

  
  那个吻只是轻轻地落在了眼角。
  
  
  虔诚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有点不解——这反应被凉晨尽收眼底。
  

  于是他笑起来,心里有个涨起来的泡泡被一根针扎破了。凉晨满足地把人搂紧,再次低下头,这次的吻落在了正确的地方。
  

  .

  虔诚尝到一股柠檬味棒棒糖的清甜。
  
  

       【End】

【兮诚】假如兮兮以为自己在ABO世界 (1)(试水向)

※兮诚,我( ・᷄ ᵌ・᷅ )

※突如其来的梗,伪ABO,也可以当做ABO科普来看啦嘻嘻(。)

【结局he/be未定预警】(划重点)(因为我写的甜饼好像太多了)

※如果你们觉得这个梗还好的话,我也打算用在其他cp上,比如凉虔和言诚( ॑꒳ ॑ )不过写一个cp我一般第一篇是现实向的双向暗恋梗,以此加深自己对他们的理解

※我站的cp宁拆不逆的哦,喜欢诚兮的小可爱很不好意思(´ . .̫ . `)

——————————————————————————————————————————

  ①
  

  尘夏面无表情地拉着兮兮走到久诚房间门口,一jio把他踹了进去。
  
  

  ②
  
  
  然后久诚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怀中抱诚杀吓得ipad差点飞出去,他整个人都抖了三抖,翻了个白眼回头以看智障的目光看来人:“卧槽张二兮你干嘛是不是皮痒了!”

  
  兮兮没理他,双手从背后扣住他的腰,脑袋在久诚颈边乱蹭。一头乱翘的毛蹭得久诚浑身不自在。
       
       他摁住兮兮的头想把人推开,兮兮却用力抱得更紧了,下巴也牢牢卡在了久诚肩膀的位置,无不委屈地说:“顺儿我怎么闻不到你的信息素了?”
  
  
  “什么玩意儿什么信息素你能不能先放开……”久诚被兮兮这个抱法直接锁死了,有劲也不好使。这不禁让他有些奇怪兮兮哪里学来的这么熟练的抱人技巧,还有兮兮怎么忽然就使用了一个如此亲密的称呼。
  
  
  当然这都不是最要紧的地方。几乎要窒息的久诚挣扎着转头,看到了亮得刺眼、一脸emmmm站在门口的尘夏。
  
  

  “你不打算解释点什么吗?”

  
  久诚朝他露出了一个纯良而狰狞的微笑。
  
  
  

  
  ③
  
  
  
  “ABO是现在小说作品里比较流行的一种世界观,人们的性别不单单由男女来区分。ABO分为最强的ALPHA,最多的但是很平庸的BETA,和负责生殖、也是最稀少的OMEGA三种类型。”
  
  “信息素则是Alpha和Omega自己分泌的一种外激素,每个人都带有自己独特的味道。在发情期会分泌的更强烈一点。”
  
  “综上……”
  

  
  “综上,张世豪现在脑子有病。”
  

  久诚面无表情地推了推眼镜,打断了科普小姐姐的话。天知道他刚才花了多大力气才哄着兮兮放开他,然后又和尘夏一起连拐带骗地把人打发去买东西了。兮兮一开始还不乐意,趁久诚不休息偷偷亲了他一口才哒哒哒跑出门。
  
  
  
  
  现在久竞一帮人围坐在平时讲战术的桌子边,讨论他们家忽然变态的上单的问题。久诚一个人低气压地霸占一张沙发而没人敢靠近他,脸色黑如锅底。
  
  目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的线索是兮兮说的那个莫名其妙的信息素。听到这个词,基地唯一的、正在追一部ABO小说的小姐姐兴奋地瞪大双眼,呱唧呱唧说了一大堆科普。总结的时候被久诚冷漠地打断了。
  
  

  
  “你这么说也没错啦……不过按照尘夏刚才说的,兮兮一不小心撞到头昏过去,被叫醒以后疯狂要找你,还说要闻你的信息素的话……”
  
  小姐姐心虚地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久诚的神情变化。

  
  “其,其实我最近是有推了几个ABO故事给他看,其中有一个也是讲电竞moba游戏圈的……然后那个故事里面……上单和中单在一起了……”
  

  “所以如果兮兮是刚看了这个故事就不小心撞到头的话……我有一种大胆的猜测……”
  

  “……他可能是觉得自己在ABO世界,然后,你是他的Omega。”
  
  
  
  
  
  【TBC.】
  
  
  

※想要评论|・ω・`)

占tag抱歉(〃ω〃)

1,120粉点梗……?

兮诚,言诚,凉虔,大概这样(〃ω〃)写三个一发完吧

兮诚之前好像还欠一个包养梗还有一个我最近想到的【如果兮兮以为自己身处ABO世界】( ˘꒳˘ )你们想先看哪一个呢

【兮诚】假如兮诚不在一个战队 完

※兮诚,我( ॑꒳ ॑ )

※有人说失踪人口回归以后要高产( ˘꒳˘ )

※还有什么坑要填来着ᖗ乛◡乛ᖘ不太记得了

※OOC慎

——————————————————————————————————————


  ⑩
  

  张世豪跌跌撞撞活了十八年,暗恋过妹子,也有过说不清楚的暧昧期。虽然现在同性恋已经不稀奇了,打电竞以前他身边也有过同性恋的兄弟,但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钢铁直男。这种奇奇怪怪的直觉与自我暗示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也不知道已经在他身上根深蒂固了多少年,从来也没出现过问题。
  
  
  之前从来也没出现过什么问题。
    
  但是对于久诚,似乎又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了。
  
  联盟里从来都不缺乏优秀的中单,Hero自家中单也是kpl顶尖的。关于久诚呢,兮兮之前总觉得是这颗超新星太耀眼的缘故,而他这种carry型上单的任务就是切死各种顶尖c位,所以目光才总会被他吸引。
  

   被他吸引。从他们的第一次比赛以前,教练在分析战术的时候就开始。那场比赛Hero比久竞先上的台,兮兮靠在电竞椅上打量这支还稚嫩的新生队伍,和他整场比赛的目标久诚。
  
  说起来其实兮兮那时候还不认识久诚。五个少年人的发顶在暖色的灯光下都显得毛茸茸的。兮兮只能从站位上猜测久诚是哪一个,但是等到久竞的人鞠完躬转过身来,兮兮没来由地就觉得,喔,就是他了。
  
  
  
  一个一脸严肃看起来凶巴巴的中单。
  
  但是他走位又皮的不行。打团能一下从你脸上闪出个十万八千里,中间忽然多出一堆人墙。他打法也会凶,小短腿闪现到人脸上丢大也不是没有过,只不过每次都挑的是无伤大雅、皮死了也不崩盘的时候。
  
  
  兮兮想赢,他想赢的任务就是切久诚,要切久诚就要盯人家的走位,盯人家的走位就……
  
  就盯上瘾啦。
  
  这似乎是一个死循环,但又明明是一个伪循环——不然岂不是全联盟的上单都得看上对家c位。
  
  
  
  诶,看上?兮兮发现自己又无意识中用到这个词了。
  
  他叹口气。
  
  


  兮兮找尘夏聊过天,问了他三个问题。
  
  
  第一个是怎么看上的柠栀。
  
  尘夏白他一眼,高冷地答:用眼睛看上的。
  
  
  第二个是对这件事感觉如何。
  
  尘夏的表情瞬间就夸张地沉重了下来,言语间尽是哀怨与沉痛,一副小媳妇的样子翘着兰花指控诉:那个负心汉,一面说和我双排,转眼又要叫久诚去了……
  
  然后他眼神一凛像是想到了什么,揪着兮兮的衣领又是好一顿摇晃:所以你快tm把久诚搞到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兮兮:你tm用的动词已经越来越奇怪了啊喂注意点!
  
  
  
  第三个问题是,怎么办。
  
  
  
  
  尘夏一开始没做声,好像这个问题也戳到了他现在最迷茫的地方。他盯着一个地方发呆,目光像是被那里的某个东西吸入了时光隧道,去看一些不为兮兮所知的记忆。
  
  然后他慢慢笑开了,带着几分随性,漫不经心得就像在梦呓:
  
  “认栽咯。”
  
  
  
  
  (11)
  
  
  认栽咯。
  
  兮兮揣着这句话,揣得怀里发热。他站在久竞的休息室门口等久诚。
  
  


  但是认识的时间不长,说话的机会不太多,一起排位也才五六七八九次呢,告白会不会太突兀啦?

  他会不会不喜欢我,他会不会喜欢女孩子,他会不会……喜欢柠栀呢?
  
  
  兮兮靠在拐角,手指一下一下抠着墙壁。
  
  

  今天的头发有些翘,早上吹了不知道有没有用,要不要去趟洗手间看看呢?队服是穿的整齐的,就是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是不是应该买个礼物什么的!
  

  兮兮猛一敲手觉得这个主意海星,刚靠起身,门开了。
  
  
  


  (12)
  
  


  久竞这支队伍,提到的第一反应就是新,崭新崭新。从青训营到kpl总冠200余天,名不见经传又朝气蓬勃。
  
  久诚呢,是久竞这颗新星里的新星。


  他之前就有关注kpl的比赛,而人一般都会对所看的第一场比赛的胜方有好感。
  
  是的,就是这么巧。他看的第一场比赛是Hero的,mvp是兮兮。

  而同样的,那时还在青训营里的久诚已经是个APC了。APC在每场比赛里最重要的就是不被这种carry型上单切死,久诚自然而然就会盯上第一场看到的顶尖上单兮兮,目光当然也会被他吸引。
  


  被他吸引,时间可比兮兮要早的多呢。远在久竞还没有在kpl预选赛里崭露头角,远在兮兮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久诚这个人。
  
  


  
  嗯,长得有点好看。打得挺牛逼的。
  
  那时候久诚盯着比赛直播一脸严肃地想。
  
  

  然后?要什么然后,没见过迷弟吗。
  
  


  久竞的队友都嫌弃他,说他找兮兮排上了以后队里基本上就没五排过了。可是兮兮不知道,在他的印象里是久诚的队友都特别忙,除了训练基本上不会自己打排位。
  
  久诚卖队友是卖的理直气壮丝毫不乱,排位空档转头就能吹“这波我彪哥无敌开团好吧”。他当然也开兮兮的玩笑,排多了以后各种梗也是手到擒来。装作正常的套近乎对久诚来说不难,即使他身边坐着的四个人都知道他的迷弟身份。
  
  这个身份是真的危险,原因特别简单,更进一步不可能是那么简单的朋友关系。
  
  
 


  (13)
  

  
  兮兮跟思绪里的正主碰了个猝不及防,很巧的是久诚也是。
  
  


  
  【End】
  
  
※嘻嘻当然不会这么草率地结束

※不过彩蛋也很草率就是啦( *¯ ꒳¯*)大家还有什么想看的嘛


  

  【彩蛋1】
  
  
  “啊啊……兮兮啊,怎么啦找谁?”
  
  “啊……呃……emm……我……找男朋友。”
  


  
  【彩蛋2】
  
  
  “张世豪你居然背叛我们单身狗组织啊啊啊!!我都还没有追到手实在是太失败了QAQQQQQQ!!”尘夏哒哒哒哭着跑了出去。
  
  
  “快!快让久诚把柠栀栀拉过来排位我就放过你!!!!”然后又跑了回来。
  
  


  【彩蛋3】
  
  
  “顺啊!上单都是大猪蹄子,他接近你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说不定是想接近你套出你的走位习惯,然后方便切你啊!”
  柠栀痛心疾首地如是说。
  
  
  久诚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然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搭着柠栀的肩膀说:“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
  
  “要不你也去套套Hero家打野的走位和刷野习惯,这样我们不就两清了嘛?”
  
  
  “emmm……好像很有道理,我今晚就去找尘夏双排。”
  
  计划通√
  
  
  


  
  

【兮诚】假如兮诚不在一个战队 (3)

※兮诚,我( ˘꒳˘ )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૩˟)◞

※前段时间过于忙……(̿▀̿̿Ĺ̯̿̿▀̿ ̿)̄对不起啦QAQ【我可能都忘了还有哪些坑(x)

※ooc,衔接可能不太好qaq不要嫌弃我

※张·自以为是宇宙直男·二兮

——————————————————————————————————————

  ⑥
  
  兮兮有点紧张。
  
  倒也不是因为是第一次直播啦,兮兮这个人从来不怯场。该说什么说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被采访的时候也都是落落大方对答如流。他是那种很擅长与陌生人拉起话题的人,所以在外人看来是开朗活泼的。
  
  只有兮兮自己知道,他跟陌生人聊骚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怎么跟已经聊起来的陌生人保持联系、乃至关系更进一步,简直就是道跨不过去的鸿沟。
  
  
  所以在忽然接到久诚的双排连麦邀请的时候,兮兮一时手指都不知道放哪里。他强装镇定咽了口口水,戳了个同意。
  
  

  
  耳麦那一头的久诚好像还没有发现语音已经连上了,传过来的第一声是他在跟弹幕聊天。
  
  “对呀,这是hero的上单兮兮,切后排很牛逼的那个……不知道他会不会跟我排哈哈哈。”
  
  然后久诚不知道看到了一条什么弹幕,有点腼腆地笑了笑,操着一口不太飘准的普通话吹他:
  “没有没有,兮兮是真的牛逼,兮总花木兰无敌好吧。”
  
  
  
  ……
  …………
  ………………?!!
  
  兮兮愣了一下,而且是真的愣住了。他整个人很明显地呆了一秒,然后耳廓后面的一块皮肤不可抑制地热了起来,这股热量又顺着脊椎一路疯狂蔓延,激得他一个激灵坐直了。
  


  弹幕过去一片yoooooo~和666。
  

  而兮兮硬生生呆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五感恢复有一种微妙的劫后余生感。他不禁暗暗啐自己一口没出息,这种商业互吹的套路在圈里又不罕见,我一个直男上演个鬼的脸红心跳的恋爱剧戏码——不对我tm怎么跟辣鸡尘夏一样了!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初登kpl舞台的菜鸟,上台鞠个躬腿都抖得像癫痫的那种,灌了一大口水愣是不知道怎么发声。还是久诚那边似乎终于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也许是因为有兮兮粉丝大军过去疯狂提他那壶不开的水 (一群黑粉!兮兮想) 。
       久诚咳嗽一声缓解背后夸人被逮个正着的尴尬,十分客套地打招呼。
  
  “那什么,看到你在线所以就冒昧打扰了……” 

  如果兮兮的电脑放的是久诚的直播间,会看到一大片酸里酸气的“哎哟mc曹都紧张得用敬语了”“诚大不中留”。
  
  “不打扰不打扰……你号现在什么段啊要不我换个号?”
  
  
  ……
  
  是真的很官方。
  
  
  
  
  ⑦
  
  久诚……有点挫败。
  
  他在队里是属于那种写作队霸大哥读作队宠的存在。起因是他是队里毫无争议的中核,经济经验走到哪里蹭到哪里,抓上上单自动让线,逛下下路奉上河蟹,进野承包整个蓝野区,还有最初全程老妈子式保驾护航。其实都是血气方刚少年人,一开始难免不服气让经济,磨合久了习惯了以后,这种习惯自然而然又渗透到生活里去。
  
  
  比如说现在他刚不自觉夸完兮兮,柠栀就过来哭唧唧:“是我的梦奇配不上你了吗!”
  
  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的久诚脸上发烧,不过还是选择性无视跟柠栀进行日常骚话:“不,是我的干将配不上你了。”
  
  
  不过麦那边兮兮还没有说话,久诚叹了口气,好像是太突兀了。
   
  他咂咂嘴想做点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然后就看到了柠栀还搭在自己肩膀上白的发光的手。
  
  
  久诚转过头面带微笑:)地看柠栀:你有空嘛?
  
  柠栀:?有?
  
  久诚:来排位吗?好的你答应了。
  
  柠栀:emmmm……
  
  
  然后他抓着耳机的话筒凑到嘴边:“对了,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拉我队友柠栀来三排吗?”
  
  

        ……

  那边兮兮的脑海里一下子充满了尘夏揪着他领子死命摇晃的画面和一股诡异的想掀桌的冲动。
  
  

  
  ⑨
  

  兮兮做了一个梦。
  
  梦见他和一位神秘老人坐在紫禁之巅的一座1000楼高的尖塔上,进行了一次友好、深邃而神秘的对话。
  
  
  

  老人:连青人,你来了
  

  兮宇直:……?
  

  老人:你最近的生活是不是有什么困惑?比如说,你老是觉得自己是钢铁直男。
  

  兮宇直:你是怎么知道……不对我本来就是直男这不需要困惑。
  

  老人:啊,我是从你脑袋上这个潜意识给自己加的绰号知道的。至于这到底是不是困惑,你他妈自己心里没点A数吗。
  

  兮宇直:你别仙风道骨地说脏话成吗
  

  谁知老人一听这句话忽然屠暴起,双手揪住他的衣领就是一顿疯狂摇晃:你他妈就是看上久诚了吧!赶紧把他给我泡走!!!把柠栀栀还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老人的脸渐渐扭曲,最后变成了旺仔牛奶上的小人的样子。
  
  ……
  
  
  张二兮吓醒了。
  
  
  
  
  【TBC】

※不知道码了些什么系列

※下更告白好了不拖了
  

本来因为lof崩了登不上重装了两次的我……

看到微博上的评论以后……


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哥!大哥!快醒醒!!!!别睡了!!!!!你自己炸了!!!!!!!”

【兮诚】假如兮诚不在一个战队 (2)

※兮诚,我|・ω・`)

※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采访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放点兮诚平衡一下吃醋兮吧

※诚诚主动提起兮兮但又夸诺言的背后,仿佛可以脑补一出大戏……

※小可爱说的对!家花没有野花香哈哈哈哈哈哈哈。赶紧让兮兮也来当一次野花

※私设,ooc,带点夏柠

正文↓

——————————————————————|・ω・`)————————————

   ③

    
  莫名其妙忽然混入久竞内部车队的兮兮其实是有点懵逼的。
  
  他看着一溜不熟悉的id只觉得如梦似幻,在久诚打字的提醒下才记得把麦打开。
  
  
  张二兮有点紧张。不过无论如何先给娘家人(x)留下一个好印象吧。 

  然后一句你们好说了一半就卡死在最初的DJ喊麦里。
  
  
  
  
  最初听到不熟悉的声音喊麦戛然而止,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久诚:咳,这是hero的上单兮兮,你们不是想五排吗,谁再拉个打野?兮兮你们队打野有空吗?
  
  然后向兮兮解释:我们家打野上单剪头发去了。
 
  
  兮兮:……噢噢噢好的我去问问。你们队内的气氛很别致啊,特别好。
  

  然后兮兮一边尬吹最初唱的很优秀,试图打破刚才的尴尬,一边想要不要拉上辣鸡尘夏。最终他还是心软了决定给尘夏一个(叫爸爸的)机会。
  
   
  
  兮兮:跟柠栀排位,想不想来
   
  
  用电脑打着植物大战僵尸的尘夏本来只是随意一瞥,随手鳖孙两个字打到一半的手指忽然僵住。
  
  

  尘夏:………………爸爸
  
 
 
  兮兮:哎!乖儿子快上号,爸爸这就拉你!
  
  
  

  
  久竞三人对尘夏的出现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车队很快排了起来。五个人在频道里也就是水一水吹吹牛批,气氛还是算得上轻松的,如果忽略尘夏老是找柠栀尬聊的话。
  
  不过久诚好像话有点少。兮兮想。不爱说话吗。
  
  
  
  
  
  然后最初直接帮他证实:我们mc顺今天话怎么这么少啊?
  
  柠栀立马心领神会:哎哟,我们顺今天话是真的少哎,该不会……
  
  最初:该不会……
  
  
  
  久诚立马出声打断了兮兮心痒痒特别想听的话,不客气地说:你们两个缺练了是吧,阿彪少bb站视野去。
  

  柠栀也立马出声夺过了话语权:我不用站视野!兵线也收完了!对面蓝我们打野刚刚反掉!灯光师请就位现在开始你的表演!
  
  
  久诚:……

  最初:……

  兮兮:……

  尘夏:…………柠栀栀你居然不记得我的名字吗QAQ?!
  
  

  麦那边久诚沉默了一下,然后就传来了三重柠栀“哎哟哎哟顺顺别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皮了哈哈哈”的讨饶声。
  
  
  兮兮不得不佩服久诚单手走位也能躲开对面杨戬的狗。

  不愧是我看上……呸,不愧是我都切不死的中单。
  
  

  又打着打着,兮兮不幸阵亡。然后就下意识把视角给到小法师(只是想看他走位习惯啦,兮兮说),然后就看到了尘夏“手抖”惩戒,抢了小法师辛辛苦苦打的蓝的一幕。
  
  
  
  尘夏:哎呀!不好意思啊~
  
  久诚:……(wcnm)
  
  
  
  
  正义的张二兮当时就看不下去了。他一句正气凌然的“你怎么能这样”就要脱口而出,然后在舌尖处紧急刹车差点破门牙而出,最终在嘴里绕了几个回合还是咽了下去。
  
  
  

  因为柠栀,几乎是在看到蓝圈不在干将脚下的一瞬间,就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x】:
  
  哇!你这个人怎么抢我家顺顺蓝的!我们整个队的蓝都是他的哎!
  
  
  
  然后好像是凑到久诚身边了,对他撒娇(尘夏视角)说:顺顺你跟我来,我偷对面蓝buff养你。
  
  最初对此并无特殊表示,好像还习惯了一样说:梦奇还是小心点,干将就别进去了。对面要是来人就直接惩戒收掉,别老想着留给他。
  
  
  
  兮兮:………………
  
  尘夏:……??!!!!!!
  

  
  
  ④
  

  
  几乎是水晶爆掉的同时,尘夏就哭着跑出去了。【x】
  
  
  兮兮心情复杂地给久诚解释,说教练叫复盘,又心情复杂地退了游戏。再心情复杂地想去拿罐饮料,然后就直接撞上了满脸微笑的教练。
 
   

  教练:没想到我们兮兮这么刻苦。那我们今天就好好复个盘吧,正好你们之前和久竞的训练赛还没讲过。
  
  
  兮兮:…………我可以接着回去排位吗
  
  
  教练:不可以
  
  
  

  
  这就是现在兮兮心情复杂生无可恋坐在这里看复盘的原因。期间尘夏那个小崽子还一直拿眼神瞪他。
  
  
  
  
  尘夏:你还我男朋友!!
  
  兮兮:特么你哪来的男朋友!
  
  尘夏:你家久诚抢我柠栀栀!
  
  兮兮:关我屁事???柠栀是你男朋友吗就跟这儿瞎bb?

  
  兮兮:……还有久诚不是我家的!
  

  尘夏: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真的忍心吗!你叫久诚还我男朋友!!!!
  
  兮兮:……你没的救了,早点准备后事吧
  
  
  
  兮兮翻个白眼结束了这一段精神上构成、眼神上传达的对话。他伸个懒腰,半眯着眼睛看屏幕里的复盘比赛。
  
  教练:你们来看这波团战啊,主要看久竞最初的开团时机,也注意一下人家中单的走位,看完有什么想法告诉我。
  

  
  兮兮本来真的很认真在看太乙真人是怎么闪现上去炸人的,但是中途飞过来两把剑,他的目光就像被那个轨道吸住了一样顺溜着就回去了。
  
  然后就看到了干将莫邪闪现加一技能加走位,被关羽追着连躲六下顶和砍。

  
    
  不愧是久诚!真的好厉害!秀的头皮发麻!完全是吊着对面那个菜鸡关羽在打嘛!
  
  
  等等这个关羽好像是我🌚
  
  

  在兮兮只觉得心情更复杂了几分的时候,只见屏幕上横空蹦出一只顶着柠栀名字的残血老夫子,直接给二爷就拴住了。然后也只意思意思敲几下,就在那左右走位等干将大招收人头。
  
  
  兮兮:……………………(莫名关羽头巾颜色很适合呢)
  
  
  
  尘夏:啊啊啊狗蛋还我男朋友!!!
  
  兮兮:我觉得补星!你还是放弃吧,不就失个恋吗
  
  

  
  然后复盘刚刚结束尘夏就又哭着跑出去了(x)。
  
  

  兮兮打着哈欠回房间。开门以后是一片寂静的黑暗,他的心里没来由升起一股沉闷。
  
  
  空空荡荡的。
  
  兮兮想。
  
  
  

       【Tbc】.

——————————————————————————————————————————

※求波评论嘿嘿|・ω・`)

※最近真的要复习了……考完试我把今天的梗看能不能延伸一下|・ω・`)【期待地搓手手.jpg】




只是一点吐槽

哈哈哈哈哈哈哈久诚你这样会失去兮兮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活脱脱一个小迷弟啊哈哈哈哈哈哈

脑补↓

兮兮:“为什么诺言花木兰那么肉”(追问)

久诚:“人家打得好啊”

兮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于是决胜局掏出了胜率100的木兰

其实这段时间真的……状态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崽们你们一定要破茧成功啊(*꒦ິ⌓꒦ີ)祝你们练兵一切顺利

【言诚/诺言×久诚】意中人 (1)

※没错……是言诚……

※我我我又对不起兮兮了但是小迷弟梗真的好吃哎|・ω・`)
【我的考试大概是跪了……】

※最近的比赛扎心文风都变得傻白了【至于甜不甜嘛emmm……】|・ω・`)

※时间线有点混乱请不要介意,差不多这个赛季才真正开始关注kpl

※私设,ooc

正文↓

——————————————————————————————|・ω・`)——

  ①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②
  
  
  诺言其实真的只是顺手开了局王者荣耀而已。
  
  
  那时候他也才进KPL没多久,还是个安安静静不起眼的小替补。虽然已经不知不觉在estar的官博里凭借颜值吸了一波粉,但毕竟是不上场打比赛的,比赛号闲着没事,只是平时打着玩玩。
  
  

  然后某天深夜做梦醒来,无聊开了把游戏。
  
  这个点打游戏的人不算多,但是这个点还在打的也过滤掉了一大堆段位水平不符的人。凌晨的排位充满了无数可能性,你可能会遇到那些关播练技术的主播,也可能会遇到一些强撑着打结果中途睡过去的极品队友。
  
  

  
  诺言不幸遇到了后者。

  于是他一个花木兰不得不出了双疾步鞋从上路再到中路,再从中路赶去下路疯狂清线。
  
 
 
  
  不过对面好像也挂了机?
  
  诺言看着小地图上偶尔和他对称出现、并且也不断游走于三路的干将莫邪,有些迷茫。然后两个人同时赶往己方下路、在河道碰面的时候,诺言果不其然看到了对方移动时身后的两条黄线。

  一打开装备栏,果然也出了疾步呢。
  

  
  诺言一瞬间不由得有种惺惺相惜之感。但是多年切脆皮的惯性动作让他的手也在一瞬间做出了反应——一个闪现上去跟人家友好会面一下,然后一技能A一下打出沉……

       ……诶?
  

  诺言看着先他一步闪现、并且马上接一技能退了个身位跑出八百米开外的小法师,好像自己给木兰一技能砍到一样沉默了。
  
  
  
  ……预判可以啊,老铁。
  
  诺言一脸严肃地从床上坐起来,把枕头塞到身后靠着。
  
  
  
  就不信切不死你?接受挑战!
  
  
 
 
  
  三分钟后,在河道吃草吃得想吐的兔女郎终于忍不住出来了。
  
  卧槽?地图上看不到人就连中路兵都不清了?
  
  
  

  诺言蹲得自己都要睡过去,就是等不到干将莫邪靠近一步。他看着空空荡荡小地图发呆,要不是那个红色的头像偶尔还在兵线处出现一下,诺言真的要觉得对面中单也睡过去了。
  

  怎么感觉我在打训练营啊?

  诺言想。
  

  妈也要是训练营里面的干将都这个水平……不不不不存在的。

  诺言又想,给自己想法一个激灵吓到了。
  
 
  
     
  这个干将也是倔,游荡着四处清兵就是不投降。而且走位和意识都尤为的厉害,完全不给诺言摸到他的机会。
  

  这个诺言也是倔,兵也不着急收了,就不断地在峡谷各个草丛里疯狂试探。五秒换一个五秒换一个,颇有几分不切死你这上单我不玩了的意味。
  
  

  干将来收上路兵线了。他身上的蓝圈刚好消失。诺言知道他在犹豫——因为自己这边的蓝正完好无损地向他招手。小法师大概是迫于蓝buff强大的吸引力不得已往前了一小步,然后马上理智回笼就要往回走。
  

  吃了十分钟草的诺言好不容易等到他踏入一步极限距离,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马上就一个闪现接一沉默砍掉了人家复活甲。
 

 
  小法师一站起来马上连甩了八支剑出来中了六剑,【诺言:卧槽手速真快】然后秒换辉月躲掉了木兰蓄满力的一发重剑。闪现再接一技能退身位,又是两剑过来。
  

  但是诺言哪会就这样放他跑。复活甲起来再换名刀,直接切轻剑一技能过墙又追上去。顶着零身位又两支剑直接开切。
  
  不小心顶了一下塔,还好触发了名刀效果丝血逃生。
  
  
  
  终于切死了!
  
  诺言热泪盈眶怒摔手机(x),无声地嗷了一声。轻剑放出去捡回来放出去捡回来地庆祝。
  
  
  
  对面小中单不服气地发全部了:我刚才名刀没换出来!
  
  

  心情正好的诺言没有去计较他说了些什么,拆塔拆得正欢。
  
  水晶快点爆的时候全部又发过来一句:不过你好6,我上王者以后第一次被人切死
  
  

  诺言愣了一下,手停住了。还没来得及点开对话框,超级兵已经把水晶推掉了。
  
  
 

 
  一局打完,诺言有些无语地看着十个头像只有一个干将莫邪暗了下去。两边都有四个人名字后面跟了个灰色的小人。
  

  他凝视着对面唯一暗下去的那个0/1/0的小法师,手指徘徊了一会儿。想到刚才那句赞扬,神使鬼差也给人点了个赞。

  又一不小心多点了一下,神使鬼差就发了个好友请求。
  
  
  
  
  
  【Tbc】.


————————————————————————————————

※求评论嘿嘿嘿(o`ε´o)一小段试水作

※有人吃这对嘛♡♥(。´▽`。)♥♡有小可爱吃就续写

※下文大概就是跟现实的时间线,诚诚各种迷弟这样的,可能会仿照一点紫霞仙子至尊宝的设定,就是诚诚单纯因为“你是第一个切死我的”就看上人家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

※he还是be没想好|・ω・`)

  
  

【兮诚】假如兮诚不在一个战队 上

※兮诚,我ww

※张二兮你看我回来了!我还是爱兮诚的!(* ̄3 ̄)╭♡

※掉粉了有点慌……所以赶了点兮诚出来(´ . .̫ . `)

※来自小可爱 @etihwer 的点梗,平行世界两人不在一个战队设定。带一点夏柠。

※私设,ooc

正文↓

——————————————————————————————————————

  ①

  
  兮兮最近有点烦。
  

  因为他们要打久竞了。
  

  整个战队的气氛其实都有点紧张。虽然他们Hero其实也是个强队,但是久竞这支新军自进入KPL简直有种锋芒毕露的气势,而且毕竟是新军,战术体系和套路都不熟悉,很难针对。
  
  
  
  说是很难针对,其实也打了这么多局,能针对的点该暴露的也暴露了。

  那就是他们有明显的四保一倾向。
  

  按理说这种套路打团把那个一针对切死也就可以了,但是就是这个久竞的一,难针对就难在他身上。
  
  
  久竞的中单,久诚。
  
  
  这个久诚选的英雄,从预选赛来都是那种没位移还脆得一批的小法师,还不爱出辉月。

  但是这个人打团就是难死,特别难死,一般没有三个人根本杀不了他。每次走位和预判又皮又瓜,训练赛砍人六刀都没砍到的关二兮简直想摔手机。
  
  
  
  屏幕上小法师还是走位风骚,时而s型时而o型时而w型时而g型。
  
  
  
  联盟里为了针对这个久诚,那真的是各种套路层出不穷。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你选哪吒,人家也不是智障会出辉月,你多人强切,丫意识和走位又猥琐得不行,你绕后吧,连人影子都摸不到,还指不定哪个草里就窜出来三个大汉,东皇太一一咬下来兮兮基本上就可以闭眼睛了。
  
  

  那些打赢过久竞的,无一不是绕过了久诚强压久竞的野区。四个大汉见久诚跑,就盯着他们队打野追着砍。
  
  他们hero用这种套路打赢过久竞。就是靠的尘夏一手刘备四级开始压爆野区,久诚一个人又要打肉又要切后还要刷钱,神仙下凡了也打不出来。
  
  
  
  不过毕竟是久竞,整个队伍还是有弹性的。谁知道这次同样的套路还管不管用呢。
  

  兮兮这种carry型上路,最喜欢蹲人后排团战绕后,尤为的讨厌久诚这种中单。

  换句话说,其实也尤为佩服和欣赏久诚这种中单。
  
  

  也许是带着一种接受挑战的心态,兮兮开始频繁地蹲中路、在几个草里疯狂试探。中路的视野全给他站了,自家辅助都被赶到上路清了多少次兵线。
  

  hero辅助:你特么别是个傻子吧

  久竞辅助最初:hero这是换位置了?
  
  

  
  兮兮在中路蹲了多少波,终于抓到个机会老夫子闪现上去栓久诚,草丛里四个大汉如狼似虎就上去群殴。虽然丢了上路的塔,但是久诚好歹是抓死一次了。

        队友在频道里感慨说兮兮这么多次终于蹲到了。但是兮兮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开心不起来。
  

  他抬头去看坐在那边大玻璃柜子里的久诚,久诚正握着手机眉头紧锁,跟队友说着什么。其实久诚在赛场上总是这副表情,看起来冷冷的。听他们队柠栀损他说其实是紧张强行装的,有一种小孩子强行装大人的反差萌。
  
  

  其实……兮兮想看他笑笑呢。
  

  
  ②

  
  私下里放假的时候,由于两队基地挨得近,所以hero和久竞也约聚餐。
  

  两队的队员似乎都对小龙虾情有独钟,这也某种程度上促进了两队队员革命情谊的诞生。让兮兮觉得奇怪的是,那么多顿小龙虾约下来他发现,久诚明明是个湖南人,怎么好像不太吃辣的样子。
  

  
  尘夏以一种看sb的目光看他:你管人家?

  兮兮:哦。
  
  

  
  他目光老是忍不住往久诚那边看。
  

  啊,hero家中单长得还可以的,睫毛长而且密,难怪还被弹幕骂过男的画眼线。他的嘴唇被辣椒辣得红艳艳的,不断嘟着嘴吸气呼气——你说他平时看起来冷,操作凶,原来还有这么乖的一面啊。
  

  还有他一个打电竞的凭什么这么瘦???
  

  兮兮摸摸肚子上软下去的二两肉愤愤不平,心说有机会一定要把丫喂胖。
  
 

 
  
  诶不对,我哪有机会把他喂胖啊……

  想想有点小失落。兮兮完全没有去考虑一个男性说要把另一个男性喂胖是一件多么诡异的事。
  

  
  又是因为两队基地靠的近,其实他们也约过运动。
  

  对,你没有听错。两支电竞队伍约运动。

  其实经常出门打篮球的是久竞,不过hero队长尘夏在打听到这一消息以后毅然决然地就把全队都卖了,表示务必加我们一个我们也特别爱运动。
  
  

  特么你就是看上人家下单了吧!

  兮兮嘘他。

  
  怎么地吧我家柠栀栀那么好,你个怂b!你敢说你没看上人中单!我看你比赛都快住在中路了。

  尘夏嘘回去。
  
  

  兮兮听得莫名心虚,但是怼尘夏为重,所以他毫无犹豫地反驳:我才不像你这种恋爱狗好吗?我蹲中路只是想抓死他而已。
  
  

  尘夏听到这话挑挑眉,“哦哟?”居然也没有再反怼回来了。埋头就在手机上打字。
  

  兮兮感到背后有一点发凉。一句你在干啥还没问出口,手机震了震。
  
  
  

  
  久诚:来solo?
  
  
  

  不明所以的兮兮还是欣然答应了。接受挑战!兮兮想,是时候重振我脆皮克星花木兰的雄风了!
  
  
  然后又被干将莫邪狙到门不敢出。最后经济差两千,残血给人在泉水里重剑被狙死。
  
 

 
  打得心累的兮兮骂了好几句卧槽,给久诚打了行字:大佬干嘛心血来潮要虐我啊?
  
  
  
  久诚那边安静了一会,回道:你们队长说你看我不爽要跟我约solo的……
  
  
  
  
  兮兮:……尘夏我cnm!!!!!
  
 

 
  他笑得一脸狰狞地给久诚回:他可能是搞错了,其实尘夏是看你们柠栀不爽想跟他solo不好意思说,所以把锅推给我了。
  
  
  
  久诚:啊,这样啊,那打扰了
  
  久诚:其实你很牛逼,跟你solo挺有意思的
  

  
  兮兮愣了一秒钟,手下一快差点把自己心里那个大写的卧槽发出去。连忙手忙脚乱删掉又想给久诚说点什么,然后久诚消息又过来了。
  

  久诚:不过,来排位吗
  

  
  【TBC】.
 
  

————————————————————————————————————

※小可爱们有什么不喜欢看的或者是想看的或者是cp洁癖都可以说噢(´ . .̫ . `)我会改的|・ω・`)

※顺便小声bb:有人喜欢帅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