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星之翼

【j酒】嘘,这是个秘密

※每次看pandakill都会有种迷之cp感……

※四驱兄弟里好像无论哪两个人都可以配٩(◦`꒳´◦)۶ 最近有点喜欢双潇和j酒(●_●)

※但是看着粮少的圈子我也很绝望啊那么只好痛苦地自割腿肉了orz

※并不好吃,ooc慎,狼人杀背景,一发完,还有请勿上升真人

————————————————————————

正文↓

  
  
  戴士在看到牌的一瞬间内心就是拒绝的,尽管他表面还是不动声色。但是作为警徽绝缘体他还是 对这局预言家有些绝望。
  形象太差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心痛啊。
  
   他下意识往旁边看了一眼。
  .
  伍声看牌一般都是那个乐呵呵傻笑的表情,眼睛很柔和地弯起来,咧开嘴露出八颗白牙,看起来很傻。
  旁边一圈抿身份的人也笑嘻嘻地七嘴八舌 :
  “看酒神笑这么开心这局是有身份啊,猎人还是狼人啊?”
  “好了好了狼牌摸完了。”
  “现在大家的戏都很足啊真是难抿。”
  .
  嘁 。
  伍声这把十有八九是个民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故意笑那么开心但是戏哪里足了。
  戴士想。
   .
  算了,我看得懂就行。
  戴士又想。
  
  .
  下一个人摸牌,全场人的注意力又转移了过去。伍声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搭着桌面轻敲,灯光下整个人简直白的发光,依然一脸傻乐,附和着一起调侃抿身份。
  戴士半眯着眼睛调整了一下坐姿,确保某人依然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
  笑得真傻。
  戴士想。
  .
  他不露痕迹地盯着人头上那疑似自己动手但是剪残了的狗啃刘海儿看了一会,又想 :
  我来剪肯定强多了。
  真傻。
  .
  伍声可不知道他被侮辱了智商,看起来没心没肺地还在笑。
  导致入夜后戴士戴着面具眼前全是他的傻乐。
  想着想着,戴士也偷偷在面具下笑了笑。
  啧,傻。
  傻得可爱。
  
     .
  是的。
  戴士喜欢伍声。
  这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虽然对此韩潇表示歪哥那我可去你的吧。
  每盘第一个抿伍声又快又准只有他发言的时候能把眼睛睁开,你当我是瞎子吗。
  
  但这依然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虽然对此沐沐表示叽歪那我可去你的吧。
  发言提到伍声语调都有种微妙的变化,还有保预言家的方式和眼睛里诡异的光简直比当年党伟华追我的时候还过分。
     
  好吧……至少这是一个不为伍声所知的秘密。
  
  .
  伍声拿牌的时候还真的挺高兴的。
  其实他还真的蛮喜欢村民这张牌的,毕竟其他功能牌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一个小村民只要发言够好够自信,想怼谁怼谁,想站谁站谁,说不定还能帮神挡个刀。最主要的还是,不是狼不用骗人。
  
  他看完牌,下意识往旁边看了一眼。
  
  啊,戴士果然在看人抿身份,不行我要演一演。
  然后他把笑拉得更深,带点刻意的味道加入了一圈人嘻嘻哈哈的抿人讨论中。
  然后他又往旁边瞥了一眼。
  
  .
  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和他对视上了?这是喜欢一个人都会有的错觉吗?
  伍声想。
  .
  不对啊他这时候应该在抿其他人了啊。 噫我怎么会有这么少女的想法。
  伍声又想 。
  
  .
  开局七个人上警,伍声在末置位发言。轮到他的时候前面还有三个人跳预言家,而且都还很坚定的样子。
  而且还是三连座,戴士很不幸的被夹在中间。
  伍声按照惯例用三人不退水必定两狼一预言家的套路聊下去一个,剩下两个不看人的发言说实话他是听不太出来的。但是他就是无缘无故地觉得戴士是个预言家。
  
  尤其在这时候他正发着言,戴士一反常态认认真真看着他的时候。
  
  伍声觉得自己的耳朵尖可能红了。
   .
  不行,这样影响我的判断是犯规的。
  伍声想。
  .
  他不露痕迹摸了摸耳朵,发言还是违心地选择中立再看看以更进一步地表示自己的好人身份。
  毕竟不能忘记那些年被狼王支配的恐惧。
   .
  而且盯着我笑算什么他对谁都可以这样好吗伍声你醒一醒。
  伍声想自己揪住自己的衣领一通摇晃。
  
  .
  是的。
  伍声喜欢戴士。
  这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虽然对此张潇表示酒神那我可去你的吧。
  你最近摸耳朵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而且都在和某人有点关系的场合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
  
  但这依然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虽然对此鼠大王已经不想有所表示了他简直想丢九块钱到这两个死给脸上让他们去结婚。
  
  好吧……但这至少是一个不为戴士所知的秘密……
        ……
  吗?
  
  .
  伍声成功地给守卫挡了一刀下来的时候,作为预言家从来不被信任被首推了的戴士已经等候多时了。
  
  伍声看着他一脸不管不高兴感觉心里有点发毛。
  .
  其实也就是个警上他知道伍声应该是察觉到他是预言家但是不站边这点破事,戴士也清楚这时候是个人都会犹豫。
  但是他就是有点不高兴,伍声居然不向着我。
  .
  “呀我们歪哥这是怎么了?”
  伍声笑嘻嘻地凑过来,手直接往他肩上一搭。
  目光却偷偷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
  两个人皮肤接触的时候戴士心里那点不爽忽然就没了。也听出伍声那点小心翼翼。他在心里无奈地笑了笑,一瞬间有种想转头在人脸上啾一口的奇异冲动。
  .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
  然后整个人沉浸在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中的伍声听到了大概是世界上最奇特之一的属于他的告白。
  “以后我帮你剪刘海吧。”
  .
  对此冷静下来的伍声表示戴士我可去你的吧你对我的刘海有什么意见吗。
  戴士表示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
  再然后?再然后在一起了啊。
  .
  不过最开始伍声别扭地表示先别公开吧这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balabala……
  戴士听着,好笑地看着人又摸了摸耳朵。
  行行行不就是不好意思吗。
  .
  所以呢,戴士和伍声在一起了,这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虽然对此众人都表示那我可去你的吧。
  但是戴士表示,不让伍声知道你们知道了就行他脸皮儿薄。
  那么,这就是是个不为伍声所知的秘密吧。
  
  【End】

         最近还有点想写双潇啊可是并没有梗┑( ̄Д  ̄)┍哪位小伙伴有什么脑洞吗(*꒦ິ⌓꒦ີ)

偷偷矫情一下

难过,就是难过,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写,自己哭成傻逼,难过的要死

【囚酒】鼠大王最近有点烦④


|・ω・`)我来填坑了

不好吃的自割腿肉(ಥ_ಥ)

OOC慎,依旧带一点士潇

感觉烂尾了呢(ಥ_ಥ)

想另开个坑,但是脑洞越来越大(ಥ_ಥ)所以还是算了吧

正文↓

第三把,鼠大王摸到了一张狼牌。

MD!终于!不用被首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回想起前两把太过激动的下场,他痛定思痛地想:嗯,不能太得意,还是要好好为狼队做贡献的。

上帝:狼人请睁眼

鼠大王又一次激动地摘下了面具。

环视一周,看看狼队友:小楼,小苍,囚徒。

鼠大王:……

囚徒:MMP

不由自主地把希望都寄托在了高配煽动头狼囚徒身上,三只小狼崽子满怀期待地等待着战术安排。

囚徒嘴角一勾扯出一个纯良(?)的笑,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桌面。

可能是夜里灯光太暗了,鼠大王怎么看怎么觉得囚徒正在冲自己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但是鼠大王秉持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狼越低配我越浪的原则,依旧选择相信头狼。

结果是第二天上警,囚徒先置位跳了预言家。

鼠大王有种不祥的预感。

囚徒:“没错我是预言家,昨天晚上查杀4号……”

4号鼠大王:……MMP????????

“本来想着场上高配玩家不想验,更想从他们的发言和状态然后我自己去判断他们是一张什么身份,就想验一个能拉到票的,没想到验出来是张查杀,那这个也没有什么办法,至少排除了一张倒钩狼的可能性。”

鼠大王:不过不愧是高配老流氓……心路历程装得还真鸡毛像。

然后下一个上警的09也笑吟吟地跳了张预言家。

“那个我才是真的预言家啊,昨天晚上验人有惊喜,这个7号跟我跳预言家要进我第一张警徽流。为什么他跟我悍跳我还要去验他呢,因为他发的这个查杀也是我昨天晚上的查杀,就是这个4号鼠大王同学。”

鼠大王:……我有一句MMP想糊你们脸上啊!!!

少帮主:被一对儿查杀了呢真惨。老流氓先跳应该是没想到狼队友真的被查杀了所以才报了这么一个查杀,所以这把囚徒应该又是狼……

隔壁JY:你还是仔细看看那个被查杀的是谁

少帮主:……
少帮主:社会我Y哥说的对!
少帮主:但是上一把你也用这对儿蛊惑我已经不信你了好吗

隔壁JY:【……辣鸡囚徒,毁我幸福】

然后鼠大王作为双查杀惨兮兮地自爆了,临走之前运用毕生智慧巧妙地污了真预言家09一手,然后09也不负众望地被鱼塘票了出来。

2009:??!MMP????!!!

囚徒:……你很棒啊(ಥ_ಥ)

下家桃子:……唉

对面少帮主:心疼,真鸡毛心疼

隔壁JY:还是找个机会告诉他吧……

下家桃子:……没用的,他听不懂

隔壁JY:……

鼠大王:把真预言家黑了出来但是为什么我还是背泛凉意呢

我们的酒神是善良的,即使他老是被辣鸡鼠首刀首验盲毒盲崩,他还是觉得有些事情真的该说了。

他扶了扶眼镜,一脸严肃地说:“小鼠同学啊,我觉得有些事情要向你交代。”

鼠大王一脸蒙蔽:“??”

“我和囚徒谈恋爱了。”

“啊?你们都谈恋爱了吗?我怎么不知道?你跟谁啊?老流氓又和谁啊?哪天带出来见见啊。”

2009:……
2009:我特么???哪来的傻逼?????

鼠大王:“酒神你怎么不说话了啊?然后呢?”

酒神他不说话,酒神他想打人。

恰好这时候囚徒这匹悍跳狼给毒出来了,09上去揪住他衣服就亲了上去。
一触即分,但是足够了。

囚徒:???

鼠大王:!!!??!!!!!!!!!

收获到了令人满意的效果,09正打算回头跟他男朋友解释一下,然后被老流氓摁在墙上。

“撩完就想跑啊?”

女巫少帮主:……靠!!!!我的眼睛!!!!!!!!!!!!!!

鼠大王:…………………………

一副山崩地裂的表情呢。

鼠大王最近有点烦。

为什么呢,他不是很愿意讲。

不过又一次约狼人杀的时候,他打死都不肯来了。

【End】

【囚酒微士潇】鼠大王最近有点烦③

|・ω・`)不知道有没有④了

虽然依然这么说着,但是好像还是有小伙伴愿意看的所以我就接着在写啦(ง •̀_•́)ง

深夜偷偷摸上来更文【感觉都要变成日更了是怎么回事(ಥ_ಥ)明明一开始还可能要弃的】

依旧是自割腿肉(ಥ_ಥ)

并不好吃,OOC慎

【有个妹子提醒我要加上请勿上升真人,万分感谢(ง •̀_•́)ง

以及本篇依旧有士潇

正文↓

鼠大王最近有点烦。

为什么呢,他不是很愿意讲。


看着两人勾肩搭背(?)离去的背影,少帮主陷入了沉默。

隔壁JY:想啥呢

少帮主:我在想是尊重游戏把囚徒出掉呢,还是让老流氓消消火

【隔壁JY给您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隔壁JY:你也还是仔细想想能让他消火的是啥

少帮主:……
少帮主:出囚徒,稳赢(ง •̀_•́)ง

【隔壁JY再次给您一个鬼神莫辨的微笑】

尽管在某些人看来这局基本上就要打完了,但秉着尊重游戏的原则,大家并没有透露场外。

但也是秉着尊重游戏的原则,某些人还是尽职尽责地怼了囚徒这匹基本上明了的狼。

还不知道发生了大事的预言家:囚徒为什么会被这么怼啊,有种暴风雨就要来临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您的预言家害怕地抱住了警徽】

桃子:(刚怼完囚徒)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少帮主:(日常怼囚徒1/1)为什么我也……

隔壁JY:我倒想看看老流氓会怎么掰

然后桃子目瞪口呆地发现,囚徒一波一脸冷漠的煽动下来,少帮主变成了狼,她一个猎人变成了恶魔,手握警长的预言家还一脸信服地连连点头。

预言家:“我这轮应该不会死了,然后应该是女巫死了狼就没悍跳,守卫可以守我。然后刚才的金水是1号,一圈发言听下来7号囚徒是我能给的一个好身份,那就5和11是双狼嘛然后5是那个恶魔,好,这轮先推5号……”

鱼塘们也都投来了满意的目光。

……

5号猎人桃子:MMP,魔化老流氓惹不起

11号少帮主:……节哀

隔壁JY倒是有点诧异地挑挑眉,往囚徒那看了一眼。

隔壁JY:干嘛出5,你看得出来她是猎人吧,出她带你啊?

囚徒:做你少帮主一个好身份,留他和你接着玩,再刀个守卫我们能赢

隔壁JY:……成交。

而且啊……

囚徒敛了一下目光,朝一个空着的座位看了一眼,笑了笑。

我也早就想下去了。

喜欢真是一股神奇的力量,他一点点不开心我都看不得。

囚徒本来真的都快炸了,但是一看他酒耷拉着脑袋往外走,什么情绪都烟消云散了。一瞬间心软得一塌糊涂,就想把人抱在怀里揉,哪还顾得上生气啊。

更别说留下来掌控雷电了好吗让JY和少帮主玩去吧我要哄男朋友去了。

后来不负众望的桃子被归出去了,依然秉着尊重游戏的原则,她一翻牌还是带了心目中不能再明的狼囚徒。

鱼塘:猎人????!!!!!!MMP??????

桃子心想:出了我是猎人,帮主身份应该做好了,能赢

少帮主心想:出了桃子是猎人,我身份应该做好了,应该能赢

隔壁JY:……科科

这边囚徒走下来摸了摸酒神的头毛,放轻柔了语气问他:“还不高兴呢?”

酒神沉默了一下,声音闷闷地答:“我是白狼王诶……直接就给女巫盲毒了……怎么赢啊……”

还是团起来的一只,看起来更低落了。

囚徒一瞬间感觉这只小狼王有那——么萌,心口最柔软的地方被羽毛轻轻挠了一下,恨不得直接在他脸上啾一口。但他还是生生压下了这股冲动,一手搂着人肩挨着坐了下来。

“没事儿,你看你男朋友这么厉害,稳赢。”

囚徒:JY你要是给我输了以后等着我反助攻吧

旁边蹲小板凳的鼠大王忽然觉得眼睛有点痛,这里好像不太适合继续待下去。

鼠大王:肯定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下家桃子:……

仔细想想,桃子觉得有些事情是时候该说了。

“鼠同学啊,你不觉得那边两个人有什么不对吗?”说着眼睛往好像看一眼都要被辣到的方向瞟了一下。

鼠大王一脸茫然地环视一圈:“啊?”

……

桃子:……MMP

桃子:救不了了

tbc.

【这次真的有可能是End……我再想想能不能编下去(´๑•_•๑)】

【依旧是有人看的话应该会接着写】

【说起来我有点想开一点其他的各式各样的脑洞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如果有梗的话也欢迎推荐|・ω・`)】

【囚酒】鼠大王最近有点烦②

|・ω・`)不知道有没有③了,真的……

如果有人看的话就接着写啦(ง •̀_•́)ง

最近看pandakill好喜欢老流氓和大酒神……于是我又钻了冷cp......orz

于是只能又自割腿肉(ಥ_ಥ)

并不好吃,OOC慎

本篇有一丢丢的隐藏士潇

正文↓

鼠大王最近有点烦。

为什么呢,他不是很愿意讲。



第二局,鼠大王开场看到自己居然是张女巫牌。

女巫啊!这可是强神啊!

不像预言家不能自证身份,不像猎人只有挂了才能发动技能。女巫掌握生杀大权,晚上的信息说不定比预言家还多。

然而,就在鼠大王一扫阴霾更加兴奋地想要干一番大事的时候——

上帝:女巫请睁眼

鼠大王激动地摘下了面具。

上帝:昨天晚上死亡的是4号,要使用解药吗

鼠大王:哈哈哈救不救呢一个人的生死就这么由我决定真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๑•_•๑)

等等????!!!!!!4号不是我吗???!!!!!!MMP??????

上帝:要使用毒药吗

鼠大王依旧沉浸在女巫被首刀的悲哀中。但是想想这瓶毒还是要洒,于是他又一次按照杀熟原则盲毒了09。

【2009:MMP】

天一亮,鼠大王悲愤地上警,控诉那些大尾巴狼的无耻行径。

“这把我是女巫卧槽!哪个小没良心的居然首刀刀我,真的想不到谁能首刀刀我。上一盘真预言家出去了这一盘还丧尽天良地刀我……”

对面少帮主黑框眼镜下睿智【?】的双眼不着痕迹地撇了一眼老流氓。见囚徒老神在在古井不波面带一丝微笑,顿时了然。

少帮主:这丫真记仇,不能惹

隔壁JY:你还是仔细想想不能惹谁

少帮主:……
少帮主:但是没脖子的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怎么还能接话的???

隔壁JY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半睁眼睛生无可恋地继续盯着鼠大王看。

少帮主:哦对了既然你能听到,这把囚徒肯定是狼吧,应该好打点了吧

【隔壁JY给您一个鬼神莫辨(?)的微笑】


这厢鼠大王还在继续发出血泪控诉:

“你们刀我的啊啧啧,用心险恶。然后我已经开毒了哈哈哈哈!我看看谁笑得最开心啊……还笑就毒的你!大酒神!乖乖跟哥哥我走吧。”

颇有几分诱拐小朋友的感觉呢。

下家桃子恶趣味地想。
顺便抬头看到对面囚徒危险地眯了眯眼。

鼠大王这次倒是说完了话,但是刚说完就感觉到气氛再一次凝固了。

少帮主再次余光一瞥,只见囚徒依旧是古井不波地微笑着。但他就是从中读出了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来。

感受着那边越来越可以当空调使的老流氓的低气压,少帮主叹了一口气。

少帮主:救不了了

隔壁JY:下一把他应该也不是首刀就是首推

少帮主想了想,给了他一个深表赞同而又饱含悲天悯人(xin zai le huo)(xi wen le jian)的眼神。

然后09也没反抗,就皱了下眉环视了一下桌上的人,倒也开了几句玩笑,但是关系熟的人大概能知道他心情不是很好。

暖黄色灯光下看起来毛茸茸的刘海耷拉着。酒神天生生得白,手往裹着的羽绒服里一塞,看起来就是白白的团缩起来的一只。

少帮主心想:糟糕,连我都觉得这样的酒神有点……嗯,可怜兮兮的?老流氓估计都要炸了吧

鼠大王自然也看出来酒神略有点低落,心里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于是他走上前。

……

搂住了酒神的肩。


“大酒神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吧,好啦哥们下次不盲毒你了,这不是杀熟嘛……”

酒神抬头对他笑了笑,轻轻巧巧地说:“当然没生气你丫毒我崩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是……”

就是觉得你这几天,更加不太好过了啊……

tbc.

【可能是End(´๑•_•๑)

【有人看的话应该会接着写(ง •̀_•́)ง

【囚酒】鼠大王最近有点烦①

|・ω・`)不知道有没有②了

最近看pandakill好喜欢老流氓和大酒神……于是我又钻了冷cp......orz

于是只能又自割腿肉(ಥ_ಥ)

并不好吃,OOC慎

正文↓

鼠大王最近有点烦。

为什么呢,他不是很愿意讲。

某天大家又约了狼人杀,白狼王的板子。

鼠大王好容易摸了张预言家牌,那叫一个兴奋。

不过想起来上次预言家被09连砍两刀出去了,还是收敛了一点。

那验个谁好呢?鼠大王严肃地思考了一会,然后依然按照杀熟原则验了09,一看上帝手势……

嚯,狼!

卧槽我验到狼了!瞬间又兴奋了一个档,等到天亮上警鼠大王蹭一下就把手举起来了。

“那个我是预言家,昨天晚上去摸了酒神。想不到大酒神啊,细皮嫩肉的还以为摸着也不错,结果啊……”是只狼

鼠大王话都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下家桃子向您投来同情的目光】
【对面少帮主向您投来怜悯的目光】
【您的查杀09向您投来蜜汁微笑】

鼠大王:???
鼠大王:所以我到底为什么后背发凉?

然后下一个上警的囚徒也跳预言家发09金水,一波煽动下来鼠大王就出去了。

少帮主:虽然老流氓这个预言家总觉得,嗯,但是嘛,嗯,反正我举4号,鼠大王你还是走了吧,这把不太适合你

鼠大王:???EXM???

然后他就这么被出了,而且是全票出的。

就在他心灰意冷觉得这把好人完蛋了的时候。

他在蹲小板凳的时候看到接下来的剧情简直迷之反转。

囚徒:好了现在就也真的是要想赢了啊,其实我不是预言家,我刚才是觉得鼠大王绝对做不成一张预言家牌,因为balabala,但是我觉得09也确实能做成一张狼人牌。还有10号这个猎人不知道跳出来干嘛的,这个时候出来不是找死吗,也就是说9.10两狼,09刚才我诈了一下身份给了个金水,就先留一轮,晚上女巫考虑开不开毒,这轮先出10号(ง •̀_•́)ง

JY:那现在已经是有仇报仇了啊,10号这个猎人真的跳出来……找神也不能这么找啊,然后9号是查杀10号狼,这轮就先出10号。

少帮主:9号不是查杀啊(挤眉弄眼),9号是假金水嘛先留一轮,这轮出10号吧都没什么意见。

鼠大王:又认09查杀了????那出我干嘛????MMP?????

然后好人赢了,最后翻牌的时候鼠大王惊讶地发现,囚徒这个半途而废的悍跳狼实际身份居然是猎人。

鼠大王:MMP????我这是被猎人悍跳了??????

【您的下家桃子给您提供了一瓶智障治疗药水】

tbc.
【然而不知道还有没有然后(ಥ_ಥ)】

【昊欢】反正我这么喜欢你 ②

☆其实lo主在思考一个问题

看了几个大大关于剧情的推测外加自己的脑补,总感觉苍穹吃枣药丸

最后结局是岳日天带着欢欢离开苍穹浪迹天涯呢,还是欢欢带着日天回元教呢,还是日天迎娶欢欢重造苍穹走上人生巅峰呢?
【不管不管他们最后一定要HE.jpg】

☆剧情很智障因为急着让他们在一起算了

————————————————————————————————————————————————

他等这个答案等了足有十分钟,终于还是等来一个这样的答案吗,尽管早已有些心理准备了,但是……

"你是清源的人?"
"不是…… 是……元教……"
"叫什么名字?"
"秦欢。"

问到这里,岳昊忽然觉得有点累,如果连名字都不是真的,那么这么久以来的日子都算作什么了?
但是有什么力量让他挣扎着继续下去。万一呢,岳昊带着侥幸与自欺欺人,握住那人肩膀的手不住地颤抖起来。但是万一呢……
哪还有万一呢岳昊!他在心里冲着自己咆哮。

"……你……要神农玉干什么?"
"……救……人……双儿妹妹……我御场了……才能换她的命……"秦欢低了头,咬字已经有点模糊,"……养父……我救妹妹……到苍穹偷玉……"


……
………
操。

岳昊暗骂一句。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几乎都有泪要从他眼眶中涌出。

他从怀里把解酒药摸了出来,直接就往人嘴里倒。
差不多半刻钟以后人醒了。

在秦欢还没来得及懊悔怎么就醉了并且没来得及变成韩欢之前,岳昊就直接开口了。

"你叫秦欢?"
秦欢瞳孔骤缩,还没来得及思考答案,岳昊却好像根本没打算给他开口的机会。

"为玉来的?"

"拿去救你妹妹?"

秦欢哑口无言,也无言以对。

"操!"
岳昊直接骂出声了。然后他把玉佩解下来直接丢在桌上。

“为了块玉差点跟我翻脸是吧?”

“我靠,秦欢你就是个傻逼!"

"直接跟我说啊,闹这么大破事,吓死我了。"

"明天我就去帮你借,就说我后遗症没好反正糊弄过去,不过你可要及时拿回来。"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别问,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
—————————————
——

“而且就算被你骗了也没关系。”
“反正我这么喜欢你。”

——————————————————————————————————————

☆其实lo主还在思考一个问题

本文是就这么HE算了呢,还是再发把刀呢,还是发把刀再HE呢,还是直接变BE算了呢……

【昊欢】反正我这么喜欢你 ①

☆ lo主智障,强行醉酒真言('▽'〃)

————————————————————————————————————————

岳昊看着手里的酒,青瓷做的杯身,盛着三十年陈酿的女儿红。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坐在桌前,和他韩师弟一起喝酒。

哦对了,之前父亲才说出了对韩欢的怀疑,尽管他仍然是不愿意相信的,但是三人成虎。当所有的蛛丝马迹有意无意牵引向他师弟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过来想寻个安心 。

不过也知道他欢很谨慎就是了,所以特地选了据说一杯就倒的特制女儿红。【岳昊表示用节操保证他不期待酒里还加了别的什么】
为了防止自己扑街还嗑了颗特制醒酒药。

然后岳昊隐约想起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酒劲还真大啊,浅闻其香就教自己略有恍惚了。
"韩师弟,为兄也新得了好酒,倒是与你上次一样的陈酿女儿红,今日可是不醉不归啊!"

然而秦欢倒也确实警惕,看岳昊自己悠哉游哉喝了两杯,再加上他也确实喜欢女儿红这酒(鬼知道上次那坛子他有多心疼),或许也因为第一次受此邀请而且还是岳昊的邀请吧。于是就端起酒杯抿了两口。

嗯,好酒,确实是陈酿。
这是秦欢的第一反应。

完蛋了劲儿这么大……
这是秦欢意识最后一点清醒留下的反应。

于是岳昊就沉默地看着他师弟吧唧一下就趴桌子上了,并没有来得及看到水光潋滟的双眸和面若桃花什么的。

【我靠这和剧本不一样啊!我不是应该先被他顾盼生辉的眼睛打动心房然后再踉踉跄跄什么的吗!】
来自岳少主内心崩溃的弹幕

但是岳少主暂时还没有酒后乱【哔——】的打算,毕竟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

岳昊双手扶起秦欢的身子让他直面自己,撑着对面人的肩膀,然后他确实看到了心悦之人半睁的水光潋滟的眸子。
他把人的肩膀握得很紧,有点畏惧接下来的答案。

"韩师弟?还认得出我是谁吗?"
"嗯……岳——师兄……"
岳昊被这声师兄叫得有些心猿意马,但是他依然没有忘记正事。

"你来苍穹是为了什么?"
"…………神农……玉……"

【昊欢】 落落清欢 ①

☆昊欢,全程脑补,大概有ooc

☆二设欢欢比少主强一点点,然而原著他们没打过不知道,大概是昊昊还没出手过我就下意识把狄仁杰的人设带过去了吧【x】【没错我是欢欢的脑缠粉✺◟(∗❛ัᴗ❛ั∗)◞✺】

☆而且岳昊……也是需要成长的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啦,大概就是沉迷昊欢无法自拔但是粮少不得已自割腿肉虽然不好吃而产生的故事

☆画风突变请慎入,作者大概有毒嗯

—————————————————————————————————————

【起】

风是凉的。
和着氤氲的血腥气呼啸着过来,吹凉了温热的血。

岳昊觉得今天真是邪了门了,十月出头雪都没下的日子竟然冷成这个样子。他握剑柄的手指一根一根凉得像冰骨节发白,血珠子一颗一颗砸在白石雕栏上,味道直教他想吐。

周围倒了一片苍穹武堂的人,表情没怎么痛苦,想必也是一剑封喉的。岳昊恍恍惚惚又想,这些人是都救不回来了,即使有神农玉也一样。

然后他抬头去看面对着他的人。面容总是风轻云淡的,一身的红衣也分辨不出来是否染了血。秦欢正在一步一步靠近,剑身环绕着雷电,剑刃直指着他。

岳昊不去看他的双眼,而是低头望着自己的剑,论武艺他终于还是比不过秦欢的。或许也是因为他还是不习惯赢了韩欢吧。
也许韩欢能略含笑意地望过来,放放水还不忘给他找个台阶下,但是秦欢绝对不会。自己的下场,大概就和旁边的武堂弟子一样了吧。

被雷切剑刺中的一瞬间岳昊想起来很多事,这些事情流畅地从他眼前滑过,而无一例外出现了的那个人,正拿着剑,刺进他的胸口。
.
.
.
【壹】

第一件,当是初见了。

他们认识得晚——对岳昊来说很晚。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他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想该怎么嘲讽一下陆子豪这个辣鸡。然后抬头遇见爱【x】就看见韩欢一巴掌把对手就呼地上了。

66666666666666
↑当时岳昊真的只想了这么多而并没有一见钟情什么的,虽然日后他曾经想过早知道现在我这么喜欢你当时一定对你一见钟情,但是并不代表他真的会对一个只远远看见人家打架还很没品位穿着一身大红的人一见钟情。

尽管他真的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内心只卧槽一声没品个鸡,人家颜好到能把抹布穿成破洞潮流装,更别提眉清目朗红衣如嫁了。

后话且暂不提,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似乎挺6的,可以考虑考虑招揽。
在听说这个韩欢拿准考证的时候差点把教官给废了的时候,他也只是觉得这个人真的挺6的,还是尝试招揽一下的好,不过招不招得到似乎也没多大关系,我苍穹这么多个人,也不差这么个疑似高手。

直到有天夜里岳昊葛优瘫在躺椅上夜观天象,忽然觉得这个韩欢可以用来嘲讽陆子豪这个小辣鸡啊,然后他一拍大腿拔地而起【x】,接下来几天也顺利地把小贱人气个半死不活。

然后正在得瑟的他忽然感到一丝感动,这韩欢还真是个好人啊,帮了我这么大忙,不行必须得娶回家【x】招到我们苍穹来。

那个时候的岳昊还是有智商的,所以他想啊,像我们欢欢这么优秀的人肯定三大门派都觊觎,得忍着不能先上,找机会先留个好印象再说。

【关于靖苏】非文,随想

*大概就是一点关于靖苏的猜想和理解吧


*靖苏圈新人,不喜勿喷


*仅为个人看法,占tag抱歉,同时也希望自己的理解能更加丰满吧,总之也欢迎大家指点

________________


对于梅长苏此人,尤其是梅长苏和林殊之间的千丝万缕,我个人始终无法得出确切的判断。


因为这两个人所具有的特征实在是相差太远了,作为两个独立的个体尚且天差地别,当这两个人融合成一个的时候,不说萧景琰这个和林殊一起长大的人难以相信,我这个局外人,若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真相,也很难以相信。


若是从原著景琰的角度来看,我不得不承认,他对于林殊的重视程度是远远大过梅长苏的。在电视剧里他好容易说了句暖人的话“苏先生也不能有事”,个人以为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因为长久接触下萧景琰逐渐起了疑心。尽管他的理智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也无疑看到了梅长苏和林殊的相似之处。

后来宗主掉马了以后景琰的称呼也直接变成了小殊。在这里不知大家是怎么看的,反正我个人是不喜欢这个称呼,或许宗主自己是更喜欢这个称呼,因为很明显他本人也是更加偏爱林殊的。所以景琰的承认也许会让他感到宽慰,但是我相信他心中更多的是苦涩----因为再怎么偏爱,也回不去了,他已经变成了梅长苏。

而以宗主的双商,我也相信他看得出来景琰对林殊的重视。我甚至觉得,梅长苏是在林殊的光环的笼罩下,才会在景琰心里留下如此大的影响。


萧景琰向夏江要解药那里,也是全剧较感动我的地方。不过仔细想来,景琰如此气愤更多应该是想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是愧疚。当然也绝对有与长苏关系的原因,但是私以为还没有到喜欢的地步,甚至没有到好兄弟的地步。

毕竟梅长苏的身份是谋士。长久交往下来萧景琰对他的印象再怎么改观,也比不上从小一起闹了十几年的林殊。


所以每次想到这里我都觉得很难过。宗主本人就不喜欢梅长苏而如此偏爱林殊,他所重视的靖王要是也更加看重林殊的话,那梅长苏真的不知道要为什么而活着了。

所以他用梅长苏的余生去换林殊的三个月。在他身边的人,江左盟大多是赤焰旧人,蒙挚也是,霓凰也是因为看出他是林殊才开始袒护,也许真的只有蔺晨和飞流在意这个梅长苏,但是他们终究只是少部分人。


所以我想,原著里的遗憾,就在同人里找安慰吧。然后就在靖苏圈下水了。

以上全为个人猜测,如有冒犯诸位所想,在下先行道歉。

最后,占了tag不好意思。


以上.

凝星之翼.

2016.12.03.